关于提供区块链相关服务的说明

目前艾扬iYangs提供区块链相关服务,具体如下:

1、项目的整体规划和部署;

2、项目白皮书制作;

3、基于智能合约的数字资产开发和发行;

4、项目的流程控制;

5、数字货币操盘手培训;

 

联系:tony@iyangs.com

(基于中国的政策法规,本服务不对中国大陆境内机构或个人开放)

这个是国内币圈,魔幻江湖的交叉

难得有记者如此细致专注进行魔幻圈的抽丝剥茧,信息量非常大,但又是了解币圈基本江湖大一篇文章,推荐阅读。

共识,永远只有利益二字

正文源于 36kr。

文 | Mandy王梦蝶、彬萌

(36氪作者胡思齐对此文亦有贡献)

一夜之间,杜均成了街知巷议的币圈第一庄家。

对外以“金色财经创始人”名头行走江湖的杜均,被冠上承销商、媒体、做市商三位一体的帽子。

2017年下半年,疾风骤起,韭菜遍野。行业需要口舌,“得媒体者得天下”的说法被众多大佬称是。金色财经乘势而起,时至近期,据36氪接触的项目方称,单个项目的系列文章打包价格已经飚升至5个BTC。

媒体站在舆论的浪潮之巅,可以算作一个“Easy Target”,杜均的故事被包装成一个短短数月翻身上马、驰骋商场的“草莽上位记”,味道十足。

但是,事实上,一切并非发生于几个月内,而是历经数年沉浮。杜钧只身坐不稳这个“庄”,以火币为核心的集团网络远比墙外人看到的庞大、坚实。在“币圈”这个大江湖中,火币集团确实是一座高峰,却也只是群山中的一家。

同时,这些林立的山头之间,都有着千丝万缕的交集,联姻式的交叉入股,闭环式的布局,精细化的送水一条龙服务。

此时的币圈正像春秋时期,个怀野心、争权者众、风声鹤唳,江湖中的每个集团“对韭当割”的工具与姿势不同,却也会为了共同的利益近交远攻,关系捆绑,共享资源;同时,人人皆想掌握话语权,占领韭菜的心智,正如百家争鸣。

只不过,春秋的争鸣发生在樯橹灰飞烟灭的战局里,今天的争鸣发生在铺天盖地的微信群里。

说白了,大家共乘一船,都怀着掌舵的梦,而载舟和覆舟的,正是韭菜。

  • 在这个比魔幻现实小说更精彩的江湖之中,“既往者”如李笑来、老猫、宝二爷,以布道者的姿态,从草根走上“神坛”,癫狂时期李笑来的项目连白皮书也懒得写,就能20分钟募到数亿元。
  • “中坚者”如李林、杜均、徐明星、赵长鹏,以交易所为中心,在送水路上设置连环关卡——项目冒着”生命危险”割韭菜攒的“辛苦钱”,走过火币的套路,可能就不剩几个钢镚了。
  • “开来者”如陈伟星、玉红、王峰,一手diss古典互联网,一手以古典互联网积攒的影响力和招数笼络新的韭菜,力求迅速“上位”。

伺机试探入局者”更是前赴后继。

他们能拼成群像,也能分叉成一个赛一个精彩的故事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时机是火,累积是柴。一切早在2013年就埋下种子。

如果此文是一出大戏,此刻要打出字幕:五年前。

2013年,比特币发布了0.8版本,这是比特币历史上最重要的版本,它完善了比特币节点本身的内部管理、优化了网络通讯。在此之后,比特币才真正支持全网的大规模交易,美国政府在听证会上首次承认其合法地位,比特币的信仰与理念也从核心圈辐射出来。

币价由十几美元暴涨到11月最高点的一千多美元,翻了百倍。

对投机敏感的国人批量涌入,2013年年中到年底,人民币参与的比特币交易量大增,6个月内的人民币交易占比,由此前总交易量的10%飙升到50%以上。

号称持有6位数比特币的李笑来一直试图讲述的“比特币首富”神话,正是一针适时的兴奋剂。故事的听众,不少成了”李式方法论”的忠实门徒。日后李笑来在《得到》上大谈财富自由之道,知识付费栏目一年的收入高达2500万元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2013年,车库咖啡被打上“币圈发源地”的烙印。往来谈笑的李笑来、宝二爷、老猫、赵东、赵国峰、易理华、吴刚、暴走恭亲王等人,这就是币圈的“半壁江山”了。

除了垄断当时的场外交易,这几位把精力都聚焦在了挖矿上,投了2亿人民币在“烤猫”的矿机生意上,结果却是血本无归。烤猫在15年卷款“人间蒸发”了,至今“烤猫去哪了”还是币圈遗留的未解之谜。

然而,值得一提的是,同年吴忌寒创立了比特大陆,生产矿机,次年月净利润达到2亿元人民币,至今,比特大陆自身直接掌握65%左右比特币全网算力,比特资方包括红杉、创新工场等。

也是2013年,有两伙人没财富自由,却更“深谋远虑”,他们看到挖矿这件事实际处于利益链底端,资产模式并没有垄断性,开始布局交易所。

  • 一是李林、杜均、胡东海、袁大伟,他们创立了火币网,找到过李笑来,并没得到青睐,也见过一票主流古典VC,一位当时见过李林的投资人回忆道:我们认为很荒谬,他当时说要把融资的钱一半用来囤币。不过,还是有人看懂了,11月戴志康和真格投了火币的天使,次年3月红杉投了Pre-A轮。
  • 二是原豆丁网的徐明星,他在投资人麦刚帮助下,拿到了蒋涛、蔡文胜、Pre-Angel创始人王利杰、雷锋网创始人林军等的天使融资,创办了OKcoin,又在几个月后完成了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,资方包括策源创投、曼图资本、创业工场等。

二者的思路有所差异,火币网是平台向用户放贷,且融资融币的总量是有限的;OKCoin的融资融币形式是P2P的,利率市场化,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发展路径,不过,这是后话了。

火币和OKcoin虽然填补了市场空白,但因彼时用户和交易量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,又没有教育培训出身的“布道神功”,这几位日后呼风唤雨的大佬,只能活跃在小圈子里。

到13年底、14年初,火币的交易额不足今天的百分之五,OKcoin的月收入也就20万元人民币,宣称盈亏平衡。徐明星在媒体采访时还沾沾自喜地透露:“手上持有价值将近500万人民币的比特币,足够在北京市区买套房了。”

这与几年后遍地一夜暴富的魔幻故事时期相较,明显缺乏吸引力。

当时的他们,一定未曾想过,今天,光收单个项目的上币费,就有轻松的数百万美元入袋,更不要提送水的链条闭环了。

如果说2013年的行业拐点是属于比特币的,2014年,以太坊被载进了数字货币史册。

2014年,时年20岁的以太坊创始人V神,带着一个中文蹩脚的翻译,敲开了杜均的北京办公室的门,杜均听后判断压根不靠谱。之后V神南下,找到后来的分布式资本创始人沈波,拿到了投资。

一如历史,一批人总是看不到下一批的人的描绘的未来。

2014年7月,ETH开始了42天分为三个阶段的ICO,最初14天,1个BTC可以换得2000个ETH,一个ETH,也就是1美元多一个。42天结束,共募集了总量三万余个BTC,震惊业界。

此后一年,ICO项目小规模爆发了一波。WAVES、Lisk、国内项目小蚁、领萌宝、元界等都成功ICO,也应运而生了一批区块链众筹平台,国外包括bnktothefuture,国内有币众筹、云币网、ICO365。

然而,项目质量参差不齐、技术远未成熟、用户教育不足等导致这次爆发的后劲远不比17年,项目上线频频破发,众筹中途夭折。更糟糕的是,16年5月,以1.5亿美元成为史上最高金额众筹案例的TheDAO(这本身还不是个区块链项目)被黑客攻克,丢失了360万枚以太币。

普通用户基础本来就薄弱,恶劣的环境导致ICO市场成了烫手山芋,不少众筹平台销声匿迹了。(但是请记住云币网这个名字)主流币价虽在震荡中整体向好,却也没立刻造就什么财富神话,“币圈”仍然是一个小众群体。

甚至这个时期,火币的几位创始人李林、杜均、包括谭晨辉(后来的币世界创始人)已经“不务正业”地跑去其他市场寻觅韭菜了。

16年,他们成立了财猫网络,为散户提供A股、美股、港股、黄金、外汇、期货的投资交易和经纪人服务。这家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后,一路亏损,至今业务名存实亡。2017年上半年的营收只有73.16万元,归属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984.17万元。直到火币成为疾风中心的17年年底,李林才辞去了这家他持有38.27%股份公司的董事长职务。

而这些彷徨和低沉,都只是爆发前的蛰伏。转机出现在多数人记忆犹新的2017年。

正如比特币,以太坊对普通投资者产生巨大影响的节点也并非诞生之日,而是通证(Token)经济兴起之时。

今天,市面上的大部分代币都是基于以太坊的ERC20智能合约发行的,ERC20标准在2015年11月份推出,到2017年4月,ERC20标准被转移到了GitHub的请求中。

这意味着在开源的状态下,通过复制和粘贴代码,一个稍有编程经验的人就可以分分钟创建出一种ERC20代币,并能够兼容以太坊钱包,速度快、成本低。

一些自媒体的文章标题用了这类骇人的标题:《五分钟开发您自己的ERC20代币》,更骇人的是——这标题,是事实。

展开来说,区块链的特性之一是代币生成,获得代码确权。在应用尚未出现突破之前,发币门槛的降低让创业者对“发币”的关注远远大于了项目本身,区块链的这一特性被投机者放大,币多了,韭菜也多了,传说中的“空气币”也出现了。

故事看上去发生在几个月内,实际上是这些手握资源的人多年沉浮,厚积薄发。

无论是曾经车库咖啡里曾寄希望于挖矿、发现此路不通的“车库咖啡”核心团体,还是火币和OKcoin的利益小圈子,都深刻地明白,获客成本和用户教育成本骤降的机会,不容错过。

而一些古典VC的投资大佬,也因为“不能错过风口”的心焦老毛病,陆续入场,这对于币圈影响力的扩散,也功不可没。

一批新项目涌现出来,一批传统项目开始被区块链改造,一批核心团体中的技术型人开始做项目、或是进一步布局送水环节,一批炒币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的人募集基金,整个生态迅速成型了。

当时,币值一天翻数倍乃至数十倍的,不在少数。只要完成了首次公开募集,上线交易就被爆拉。抢到份额,即是胜利,很多ICO十分钟就被一抢而空,转手就是真金白银,前赴后继的韭菜们,抢红了眼。

门徒众多的李笑来也在这个时候重新站在了聚光灯下,圈子中央。

  • 这里要补充一句,除了是“比特币首富”,李笑来也是较早认识到以太坊价值的人。他在2016就试探性地发出付费文章《疯狂的以太坊背后是什么》。鼓励大家把认知“从比特币扩展到区块链,认识到ETH的价值”,更在以太坊市值排在十名开外时就预言其价格会涨到400美元左右。

这个时期,他和老猫经手的项目,投资者趋之若鹜,份额难求。

李笑来的故事铺天盖地,例如他首个站台的ICO,曾被称为“五十亿美金空气”,又被奉为“以太坊低TPS解药”的EOS,在口水里几经翻转,今天就不再赘述了。

说说跟李笑来关系紧密的老猫。他是数字货币交易所云币网运营负责人, BCA俱乐部创始人(一个由李笑来早年创建的“比特币生存指南”付费社群)和硬币资本合伙人。

老猫控盘的公信宝,是最早让国内个人投资者认识到 ICO惊人创富效应的项目。老猫在BCA俱乐部中展开私募,设计了250个私募份额,每个人限投2个比特币,他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:“当时群里有600多人,我推荐完公信宝之后,10分钟内200个人投了,第二天上午剩下50个份额也满了。”

当时的私募价格算下来是0.4元,之后公信股在云币网上线,价格最高涨到30元以上,最高值投资回报率超过30倍。

这并不是个例,当时,一次随机的“网友见面会”,3小时无一人离场。直到老猫宣布,将通过微信抢红包的方式筛选HMS和UIP两个项目私募额度的名单时,现场片刻沸腾。

当时比李笑来还疯魔的,是薛蛮子。

李笑来曾经与薛蛮子共同站台过MLGB这样神奇的币种,在白皮书中,该项目描述为“草泥马本位人工智能体”,token分配写着“购买活的草泥马作为宠物”。就这样一个项目,也轻松地募到了1500万元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巅峰时期,薛蛮子40天投资了18个项目。

众所周知,上述这段ICO的魔幻现实时期终结于2017年9月4日。

李笑来募集数亿元的PressOne和BigOne先后退币,原计划10月24日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的云币网,结束了它作为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使命,老猫远走日本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知情人士称,李笑来在他以为的高点抛了大量BTC,却没能再买回,资本亏了窟窿,基金的一年周期被生生拉到两年。

宝二爷也曾录制视频直言李笑来不厚道,李笑来的项目在几个月后退币,却是按照当时的币价。

虽然“比特币首富”到今天在圈子里仍有一呼百应的江湖地位,却恐怕是,外强中干了。

而这次的停滞和洗牌,让“坐庄”的方式发生了变化,也为几波人发迹提供了红利。

以前任意攒项目+大佬洗脑式站台+众筹网站的草台班子行不通了,交易所的公信力与用户体验,项目的团队都变得尤为重要,同时,如文章开头所述,在韭菜反复被割,渴望信息透明化的时候,媒体也成了兵家必争之地。

而这次掌握币圈话语权的,一是实力早有,但没有过分高调疯狂的火币和OKCoin;二是半年跻身福布斯第三的赵长鹏与他的币安。

火币虽然业务停滞了一段时间,却在这次沉浮中被很多投资者认知为“受牵连的正规平台”,对品牌有益无害——虽然火币也是疯狂ICO和币价大涨的受益者,交易量与深度也早就位居全球第一,但即使在遍地韭菜的时期,火币的上币机制依旧算得上严谨,只交易排名主流的货币,没有惹得“一身腥”。

同时,火币的布局生态非常完整,且脉络日益延伸,各关节都驻扎了“火币军”。

火币旗下有火币Labs孵化器,挖掘ICO之前的项目,与古典互联网有诸多合作,也从其中高价挖人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IOST和DATA——两个饱受争议的真格系项目

同时,火币发布了基于ERC20的火币积分HT Token,积分服务于Hadax投票上币机制,每投一票需要支付0.1HT。不过,因为这样的投票机制,本来200万美元的“潜规则上币费”被直接“市场化”,首次冠军EGCC投票的总费用合剂4700多万人民币,已是天价。

这个机制让部分媒体站了出来口诛笔伐,也使一些本来排队等待上币的项目怨声载道,认为此举“劣币驱逐良币”,不久火币宣布改革Hadax,第二期加入“超级节点”投票,

超级节点的规则是:保证账户内有100万HT。1.超级投票节点提名的项目优先进入HADAX项目初审;2.超级投票节点可以对初审项目进行投票和点评,投票不需要支付HT; 获得100%超级投票节点支持的项目将直接进入Huobi Pro过会审核流程。

目前,比特大陆、真格基金、连接资本、创世资本、丹华资本、德鼎创新基金等15家投资机构都已成为超级节点——分外明显的资源输送与利益绑定。(另外,这些节点里可没有李笑来的硬币)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部分“超级节点”的主流币圈资本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部分“非超级节点”的主流币圈资本

此外,16年底杜均成立金色财经,17年谭晨辉成立币世界主攻快讯,在媒体阵地上形成联动。

火币的另一联合创始人袁大伟和火币股东孙泽宇,则创立库神冷钱包,满足大户刚需。

火币也没放过各种精细化送水服务,比如投资一家叫做Yuming.com的公司,不要小看域名,杜钧就靠倒腾域名赚得了原始资本,币圈域名有多重要——叫BAT的币首日大涨800%,一个域名价值百万甚至千万人民币,火币内部还有域名专员这样听上去有点荒谬的岗位;再比如火币近期投资了一家名为WXY的区块链世界“奥美”,为项目提供咨询+营销服务。

总而言之,火币一直走在项目全生命周期送水的路上。

翘首以盼登陆交易所以割韭菜的项目,在此之前,要先自己送人头,被火币和他的伙伴们,割出一个大大的闭环。

这里面,根系之深,枝叶之繁,十分惊人,查看相关工商信息,会头疼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如果说火币是因为早年布局厚积薄发,真正在“天时”中崛起的,是币安。

“时势造英雄”的故事被诸多从业者艳羡,今天,排名一百开外、一天只有几个BTC流动性的交易所,都还做着“下一次监管是崛起机会”的美梦。

币安的迅速崛起,有几个原因。

  • 一是其上币标准一度很低,在没有这么多竞争者时,币安迅速扩大币种,上线了不少“山寨币”,正如当年的纳斯达克让一众垃圾股上市快速扩张和获客一样,虽然破发和跑路的事时有发生,币安吃到了红利。
  • 二是在监管趋严之前,数字货币的人民币交易量占到80%以上,而九月四日后,交易的主阵地转移到了日本,17年10月底日本的交易量就占到了全球的60%以上。币安在此之前,就已经极有“先见之明”地将团队和布局重点放在了日本。
  • 三是OKCoin CTO出身的赵长鹏使币安在技术和用户体验上受到认可,搭档“币圈一姐”何一的运营功力则不容小觑。

币圈里利益长存的多,势成水火的少,赵长鹏和徐明星算一对。

徐明星曾称赵长鹏简历造假被开除;赵长鹏则称OKCoin的冷钱包存在安全问题,徐明星是唯一持有其冷钱包私钥的人,还公开鼓励公司员工在自家平台交易。

两人的口水战来回了几轮,就在最近,一名国外作者Medium上发布文章,他通过公开数据分析得出结论称,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OKex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的行为,且93%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。赵长鹏转发了此文并称之为是“非常好的深度分析”。

OKEx则对此回应,OKEx有很多量化交易和衍生品对冲的用户,有很多程序化交易;同时白天时段客户活跃,晚间相对较低是正常用户习惯,OKEx从来不在数据上做任何人工干扰,也不屑于做任何所谓假数据。

以上种种都无法盖棺定论,但OKEx确实被业内认知为头部用户炒期货得多。OK的布局网络虽然没有火币的庞大,也集齐了投资机构、交易所、送水平台,时刻召唤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2018农历新年之后,是币圈生态最近一次被大规模搅动。

2018年1月,过年前夕,36氪曾采访币圈的资深“代投”,他当时对市场感到沮丧:拉盘拉不动,没有好项目,韭菜太冷静,一潭死水。

就在“大佬”们日夜焦虑的时候,三点钟群出世了。趣游集团董事长玉红,和他孵化投资的几个区块链项目创始人是这个强调“共识”、轮流担当群主的三点钟群真正的发起人。

较早加入三点钟主群的除了日后观点被自媒体争相分享的陈伟星、蔡文胜、王峰,还有徐小平、吴世春、王华东、邱浩等VC合伙人,朱怀阳、孙泽宇、传说中三年不抛赚29亿元的传奇大空翼等币圈大牛,量子链创始人帅初、财猫网络董事长张寿松,同道大叔蔡跃栋等等。

众人在焦虑中畅想着区块链构造的未来世界,大谈经济基础,分享由早至晚,一刻不停,“观点密度大、含金量高”,早期入群的一位币圈人士评价。

彻夜挑灯激辩缓解了整个圈子的焦虑,也拯救了一群苦无选题的币圈自媒体,甚至催生了新的自媒体。大年初三,三点钟媒体群成立,聊天记录源源不断供给过来,媒体的工作从来没这么轻松过。

陈伟星怒怼朱啸虎则将这波舆论推向高潮。

玉红并不介意别人使用“三点钟”的名号,很快,“三点钟冠名系列”群疯狂迅速裂变,疯狂下沉,很快已经真假难辨。忽如一夜,所有人都领悟到了怎么握住韭菜——做社群。

而其中声量最大的,是“三点钟火星财经群”和“王峰十问”。

王峰十问李笑来、陈伟星、薛蛮子、杨宁、朱啸虎…王峰二字的瞬间成了区块链干货的品牌Logo,比其创立的火星财经,认知度还要高出许多。

3月初,据媒体报道,蓝港互动(HK.8267)公司管理层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宣布,将全面拥抱区块链,旗下的游戏、硬件、影视IP业务也将全面链化。

2017年前三个季度的亏损额分别是1260万、5036万、1.1亿元人民币的蓝港,许久没有爆款游戏,新业务增长乏力。“全面拥抱”在业内被普遍认为欲借此来扭转亏损颓势。而上市公司寄希望于区块链,也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有意思的是,36氪采访的一位蓝港前员工称,金山走出来的王峰向来喜欢对标雷军。

最近,又有传言说小米要进军区块链领域了,招聘网站显示小米正在高薪招聘资深区块链开发工程师、服务端开发工程师,网上也曝光了小米区块链游戏产品“加密兔”的链接。而且,小米在去年年底已经全面接管了迅雷的同事会。

而冲在浪尖上的陈伟星因为快的创始人的身份总被围观者打上“出局者”的标签,实际上,虽然没有实际项目在手,入场略晚,陈伟星在生态布局确实不少。

他不仅是币安的天使投资人,也投资了火币并于近期收购了更多股份;在项目上,他投资了小蚁、量子链;在媒体端,他投资了巴比特、火星财经。

实际上,币圈话语权更迭的速度变快了,资源门槛变高了,草根与门徒的故事停留在了上个世代。这波“争权者”的方式,是一边diss这古典互联网,一边以古典互联网招数笼络运营韭菜。

最近,区块链的三个字的声势,似乎又弱了一些,尤其在3月7日凌晨的全盘大跌之后。

当夜,币安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,主流数字货币全盘大跌,除了VIA被拉爆,与24H内最低点相比涨幅超过11000%。尽管币安在官方群等地一再解释“没有被盗”。但按道理上讲,黑客可以通过在其他交易所中建立空单,在币值下跌时候,在其他平台收割离场,跟本不用提币。

这一点在夜里就已经被诸多媒体报道,后继的自媒体更是添油加醋,绘声绘色地描述“监守自盗”的故事。

而一向热闹和喜好“过度剖析”的三点钟群,面对此事,却是一团和气。对着何一“一个币也没丢”的苍白解释,刷屏式地地为币安加油点赞。

平日里针锋相对的高低论调,在这个时候,重叠成了同一个声音。

ICO魔幻前传:币圈、兄弟圈、利益圈

从昨日12点到今日10点,数字货币总市值再次破新低,从3760亿美金降到3160亿美金,一日内总市值缩水了600亿美金。

朋友圈里谈论区块链的人,又少了一些。

在币圈,没有永远的敌人。在热闹的节点,大家一哄而上地造势;在脆弱的时刻,大家心照不宣地稳盘。

有趣的是,与古典互联网投资落在纸面、照章办事不同,币圈的大多投资行为,都是原始的“口头协议”,核心圈子喜欢拍着胸脯讲,靠的就是信誉,玩得就是共识。

而这个共识,是也永远只是,利益二字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36kr.com/p/5124011.html

自由的空气-区块链

比特币-这是区块链的鼻祖应用,因为暴涨而为世人所熟知。誉为数字黄金,总量2100万个,目前已经有60%的币出现在市场,剩余的在全世界矿工的忙碌中陆续产出,每四年产量减半,现在每个区块产生12.5个比特币。

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和AI完美结合,未来的世界因分布式去中心化而合二为一。

还有很多山寨币…所谓的ICO,请自行辨识。

自由的空气很好,没有雾霭!